<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strike id="b3t5b"><menuitem id="b3t5b"></menuitem></strike></cite><var id="b3t5b"><strike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strike></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var id="b3t5b"></var>
<var id="b3t5b"></var>
設為首頁查看翻譯:You can never plan the future by the past. 

原創文學網

 找回密碼
 文友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眾多文學瘋子正在向此處集結,歡迎您的加入?。釔畚膶W的人、尊重文學的人、傳承文學的人)
查看: 250|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長篇連載] 《喜說潘金蓮》010章:武大郎摸出只大元寶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27 15:57:3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而沉浸在無比喜悅中的武大郎,卻正“情深深雨嘩嘩”地大淌著“興奮的淚”。他手中魚湯碗“卜卜卜”擅抖著,正無比感動地在心里說著“摧大郎淚下”的話:“自打和阿蓮喜結那連什么以來,只要家中出現美食,俺都特供給阿蓮??粗⑸彙鞍蓢}吧噠”、“稀里嘩啦”、“嗚哇嗚哇”地胡吃海喝,俺就會像吃了打有糖精……糖精水的西瓜一樣……一樣甜滋滋的。不……不好意思,請……請允許俺再擦一大把晶瑩……哎不,俺屬于農民工,只適合……只適合混濁……”
   由于太過激動,說到這里時,武大郎已經哽咽得說不下去。這使他不得不大擦了三大把淚水后,暫停了一會,直到覺得“大雨”轉成“小雨”,“并漸止”后,才在心里繼續道:“自打娶了阿蓮后,俺就寫下了保證,要把燒餅以上的美食統統留給阿蓮吃?!?br>   “雨量的漸止”,使武大郎心中的話,說的越來越流暢和聲情并茂:“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公園852年,‘五一勞動節’這天的下午,俺最最親愛的寶貝,最最可愛的婆姨,竟然將一大碗……”
   說到這里,武大郎心中的嘴巴突然關停,轉對潘金蓮最后一次地問道:“阿……阿蓮,你……你真決定由俺喝這碗鮮美無比的……”
   臉朝著別處、偷笑還沒結尾的潘金蓮只得一個緊急剎車,將滿臉笑容收進皮膚,低聲“吃吃”咽下肚子,貌似正兒八經地轉對著武大郎道:“大郎,好東東你總讓俺吃,你總得給阿蓮一次回報的機會、讓阿蓮體現一回賢妻良母……哎不,目前還不能叫良母,賢妻的功能吧?”
接著,潘金蓮又下命令一般道:“給俺馬上像小屁孩嗑南瓜子那樣,將碗里的所有東西吃個屁股朝天,再像流浪漢喝稀飯那樣,將碗舔個干干凈凈! ”
   “太情真真意綿綿了!”看著表情比電視劇里明星的表演,更逼真的潘金蓮,武大郎心中的感動,再次堆成超載的運輸車,一時間竟不知如何表達。
   武大郎的嘴巴像破機關槍打鬼子般,在接連飛出六七個“嗯”,接著咔殼般停頓了五秒鐘后,才胸脯猛然一挺,用被淚水浸濕的手拍蒼蠅般在胸口連拍了三下后,用宣誓樣的語氣道 :“阿……阿蓮,俺……俺的心跟阿蓮的心,要永遠永遠像椅子和桌子、鍋臺和鏟子那樣,永遠永遠……”
   說到這兒,武大郎瞟了眼魚湯,忽地發現湯面上飄一些黑色的微粒,便停住口不明白地問潘金蓮道:“哎?碗里這些黑不溜湫的是啥東東?俺怎么從來沒有見過?”
    潘金蓮聞聽心里不由一個“咯頓”。不過她反應特快,腦子一閃便現場編出了答案,她指著魚湯碗中的垃圾道:“你是說這個吧?那是俺灑的胡椒粉?!?/p>

  “胡椒粉?阿蓮你……你還特意為俺專門加了胡椒粉?”

  “誰讓你是俺老公呢!”

  武大郎激動得身子大幅度一顫,不由得道:“沒一滴油花的鹽水魚湯中,居然灑上了土豪才有條件吃的胡椒粉,簡直是拿人參當蘿卜干下稀飯??!面對此情此景,俺能不讓俺激動地熱淚……熱淚那么什么框嗎!”

  武大郎哪舍得大口吃喝,他在喝了一小口魚湯,細細地在嘴里品嘗著,卻覺得味道似乎不大對頭,問潘金蓮道:“阿蓮,這胡椒粉是哪買的?味道怎么不咋的濃?”

  “還當真了?!迸私鹕徯睦镄﹂_了花,嘴上卻道:“誰讓你不會大把大把賺票票呢?便宜沒好貨!沒錢只能偽劣產品?!?/p>

  武大郎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喃喃地道:“阿蓮,只怪俺這當老公的不稱職,害你胡椒粉都只能買地下作坊生產的?!?/p>

  武大郎的話提醒了潘金蓮。潘金蓮忙問道:“哎對了,剛才回家時,你怎么像中了大獎似的嘴里歌聲朗、臉上喜洋洋?”

  武大郎聽了,立時想起什么的急放下魚湯碗,接著興奮異常地對潘金蓮道:“差點忘了,嘴里歌聲朗、臉上喜洋洋是因為有大喜?!?/p>

  武大郎說罷,從懷里掏出只沉甸甸的小布包,興奮地舉起:“今天的G、D、P!”

  沉甸甸鼓囊囊、裝滿“硬通貨”的小布包一現身,潘金蓮二只大眼睛立時像皮老虎貼在抽水馬桶里一般,被緊緊吸?。骸巴弁?!今天怎么有這么多GDP?燒餅全賣光了?”

  武大郎一臉得意地道:“就連過了期的、發了霉的、鉆出了蟲的,以及還沒有生產的……”

  潘金蓮一把搶過小布包,用手一掂:“哇哇哇!好沉??!”

  潘金蓮喊罷,興奮地解開布包,攤放在桌上,顯露出堆里面的一只只圓圓的銅板,然后,潘金蓮怕被人搶走似的用二只手圍圈在布包周圍,盯看著銅板雞啄米般點著頭、有節奏地數起銅錢來。

  潘金蓮每點喊出一個數字便頓一下腦袋,節奏和喊法和廣播體操的口令一模一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武大郎立即跟著潘金蓮的叫喊和節奏,舉手踢腳地做起了廣播操。

  潘金蓮:“三、二、三、四!五、六、七、八!四、二……”

  潘金蓮停住數錢,奇怪地問武大朗道:“哎?你這是干嗎?”

  武大郎笑嘻嘻地道:“挑了一天燒餅擔累了,這是利用阿蓮喊廣播操的時機,活動活動筋骨?!?/p>

  “停!”潘金蓮忽想起了什么地對武大朗喊罷!接著道:“你還說有一句‘以及還沒生產的’,難道今天的銷售額還不止這么多?”

  “哎呀!高興搞糊涂啦!”武大郎又想起什么地道:“活老鼠拖拉桿箱——大大頭在后面呢!”

  武大郎說著,從另一袖筒里摸出只銀元寶朝空中一舉,用帶有音符的怪腔興奮地唱叫道:“燈燈燈燈!”

  潘金蓮徹底呆住了。她自打從娘肚肚里鉆出,到被倒進張土豪家做侍女,再到被牽進武大郎的破屋的二十多年來,還從沒見到過屬于自己的、成只的元寶。

  潘金蓮本來就比較大的眼晴,頓時像開始充氣的氣球一樣,一下鼓大了十多個百分點,那張小嘴巴也像雨后的青蛙一樣,發出了“哇哇哇”的驚叫。

  潘金蓮像搶劫一樣一把搶過元寶捧住,將二只眼睛中的所有光芒,跟著全部罩在了這只硬綁綁、光溜溜、白閃閃的稀有金屬上。



 
打開微信,點擊 發現 -> 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點贊點贊 拍磚拍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9-8-27 20:01:31 | 只看該作者
阿蓮,只怪俺這當老公的不稱職,害你胡椒粉都只能買地下作坊生產的。大郎明事理,也很心疼阿蓮的樣子,坦白一句話,勇氣可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文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
原創文學網招募編輯

QQ|原創文學網 ( 豫ICP備12011738號-2 )

GMT+8, 2019-10-12 08:06 , Processed in 0.55126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創文學網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雄安新区| 随州| 平潭| 靖江| 平顶山| 邯郸| 雅安| 无锡| 遂宁| 台州| 新余| 临沂| 大同| 洛阳| 松原| 陕西西安| 铁岭| 遂宁| 日照| 芜湖| 长兴| 商洛| 永州| 和县| 武安| 长垣| 邳州| 长垣| 大庆| 白城| 伊犁| 衡水| 东海| 临夏| 梅州| 鹤壁| 文山| 清远| 桐乡| 章丘| 百色| 琼中| 玉溪| 舟山| 单县| 瓦房店| 天门| 龙口| 鹤岗| 廊坊| 潜江| 松原| 无锡| 安庆| 天长| 任丘| 台州| 邳州| 保亭| 吐鲁番| 萍乡| 河池| 聊城| 肥城| 灌云| 安庆| 绵阳| 威海| 浙江杭州| 威海| 单县| 普洱| 广安| 株洲| 仙桃| 焦作| 济南| 菏泽| 包头| 湘潭| 忻州| 吐鲁番| 南安| 嘉善| 庄河| 辽源| 诸城| 六盘水| 库尔勒| 防城港| 朔州| 海南海口| 龙岩| 铁岭| 诸城| 大连| 鹤岗| 铜仁| 济源| 巢湖| 安阳| 临猗| 梧州| 云南昆明| 安徽合肥| 泰兴| 白银| 大理| 启东| 邵阳| 延安| 曲靖| 乳山| 东莞| 沛县| 曹县| 东营| 滕州| 东莞| 雄安新区| 德宏| 伊春| 济南| 巢湖| 宁国| 鞍山| 宜昌| 鹤岗| 南平| 嘉峪关| 福建福州| 绵阳| 邵阳| 六盘水| 临沂| 驻马店| 天长| 东营| 吉林| 简阳| 西双版纳| 台中| 屯昌| 三明| 陵水| 甘孜| 甘孜| 长兴| 大庆| 喀什| 三河| 包头| 包头| 怒江| 岳阳| 灌云| 河池| 仁怀| 汝州| 保亭| 莱州| 黄冈| 酒泉| 和田| 南安| 海东| 淮安| 万宁| 淄博| 宝鸡| 金华| 莆田| 茂名| 红河| 张掖| 寿光| 江门| 昌吉| 西双版纳| 惠州| 鹤岗| 渭南| 定西| 白城| 江西南昌| 朔州| 玉树| 黑河| 海南海口| 宿州| 三亚| 定西| 台北| 东方| 贵港| 六安| 遂宁| 张掖| 青州| 巢湖| 莒县| 醴陵| 淮南| 绍兴| 招远| 阿里| 垦利| 单县| 辽宁沈阳| 博尔塔拉| 锡林郭勒| 广饶| 澳门澳门| 忻州| 宁波| 淮北| 大丰| 铜川| 泗阳| 天水| 白山| 清徐| 包头| 泗阳| 长治| 北海| 丹东| 株洲| 长垣| 新疆乌鲁木齐| 黑河| 宁国| 汕尾| 高密| 鹰潭| 宁波| 巴音郭楞| 金坛| 东莞| 临沧| 义乌| 萍乡| 北海| 晋中| 赤峰| 七台河| 雅安| 白山| 盘锦| 克拉玛依| 乐山| 济源| 葫芦岛| 启东| 牡丹江| 海东| 德阳| 辽阳| 湖州| 六安| 商洛| 肇庆| 陵水| 抚州| 塔城| 武威| 佳木斯| 通辽| 安庆| 绥化| 中山| 南京| 红河| 石河子| 甘南| 昌吉| 青州| 台南| 张家界| 黑河| 湘西| 宁国| 延边| 贵州贵阳| 惠东| 琼海| 阿克苏| 临沂| 阿拉尔| 鞍山| 乌兰察布| 嘉兴| 平潭| 衡阳| 瓦房店| 四平| 南京| 枣阳| 兴安盟| 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