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strike id="b3t5b"><menuitem id="b3t5b"></menuitem></strike></cite><var id="b3t5b"><strike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strike></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var id="b3t5b"></var>
<var id="b3t5b"></var>
設為首頁查看翻譯:The young always have the same problem: how to rebel and conform at the same time. They have now solved this by defying their parents and copying one another. 

原創文學網

 找回密碼
 文友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眾多文學瘋子正在向此處集結,歡迎您的加入?。釔畚膶W的人、尊重文學的人、傳承文學的人)
查看: 214|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中篇小說] 壞男人,好男人(二十二)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28 04:40:4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壞男人,好男人(二十二)


文/地子



第二十一節:第二次起訴

王老師曾經借給謝靈琳十萬元,這是王老師多年來節省下來成果,現在,這筆錢經過謝靈琳的手,交給了韓江,而韓江不見了,這筆錢也不見了。從這點上說,王老師恨謝靈琳,但更恨韓江,比比受害人,謝靈琳是最大的受害人,韓江的潛逃,把謝靈琳推到了風口浪尖。但王老師作為受害人,與謝靈琳是難以比較的。謝靈琳是大受害人,而王老師是小受害人。作為受害人,王老師應有同情心,而作為謝靈琳,她的良心受到責備,如果不是她的過錯,她不會害了十幾個人,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韓江在逃時間俞長,謝靈琳的心理也就越重。俗話說,錢落窮人手,意思是錢在窮人手中不會留下多少,現在是錢落騙子手,騙子早就對錢虎視眈眈,還不是餓虎撲食,騙到就花。雖然是幾百萬,可坐吃山空,花起來快。

韓江攜款潛逃以后,王老師出于本能的反映,他去公安局經偵大隊報案做了證書,按了手印。為了雙保險,王老師又去了法院,起訴了謝靈琳,并做了財產保全。在王老師看來,雙保險有雙保險的益處。后來,在一定的時效內,王老師接到法院的判決書,判決書認定謝靈琳介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民間借貸,涉及到刑法,按最高檢的有關規定,先刑后民,就是說先對謝靈琳進行刑事判決,然后再進行民事判決。王老師看了判決,沒有異議,作為知識人士,他服從了法院的判決,唯有財產保全仍然掛在法院?,F在法院的陳法官打來了電話,征求王老師的意見,是否重新起訴了?王老師問,如果重新起訴是否有作用?陳法官的回答是肯定的。王老師假設自己二次起訴,萬一抓到韓江追回部分錢款,是否有資格討債,陳法官予以肯定。至于王老師對謝靈琳的財產保全,是否肯定能拿回部分錢款,是否超過訴訟費?陳法官也給予了肯定,就這樣,王老師答應陳法官關于二次起訴的要求。王老師從陳法官那里要了狀紙,回去重新謄寫,一式兩份交到法院立案大廳,并重新繳了訴訟費。其實,王老師爭這些錢,不是為了自己,他早已把這筆錢作為身外之物,打算將來資助將因坐牢失去工作的謝靈琳。每每想到此,王老師也銬問自己,是不是有點傻?自己的錢讓人家交給騙子,為什么不恨人家,還要幫助人家?

 



 
打開微信,點擊 發現 -> 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點贊點贊 拍磚拍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9-8-28 08:28:4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點贊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9-8-28 23:03:09 | 只看該作者
不是傻,陰差陽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文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
原創文學網招募編輯

QQ|原創文學網 ( 豫ICP備12011738號-2 )

GMT+8, 2019-9-23 05:50 , Processed in 0.4647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創文學網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灌南| 南安| 张家口| 基隆| 贵港| 晋江| 黑龙江哈尔滨| 云浮| 曹县| 开封| 连云港| 湘潭| 松原| 澳门澳门| 嘉兴| 仁怀| 蓬莱| 阿拉尔| 株洲| 临汾| 荆州| 通辽| 赵县| 博罗| 安庆| 茂名| 温州| 亳州| 灌云| 大庆| 芜湖| 大兴安岭| 汝州| 洛阳| 嘉善| 松原| 神木| 鞍山| 榆林| 漳州| 安阳| 吐鲁番| 绵阳| 包头| 丽江| 芜湖| 中卫| 迁安市| 海宁| 寿光| 石河子| 唐山| 明港| 随州| 惠东| 天水| 新泰| 瑞安| 兴安盟| 德阳| 温州| 温岭| 包头| 新沂| 陕西西安| 三河| 江西南昌| 咸阳| 吉林长春| 吉林长春| 沧州| 库尔勒| 海拉尔| 武安| 改则| 莒县| 雅安| 灌南| 三沙| 铜仁| 铜陵| 慈溪| 三明| 克孜勒苏| 钦州| 台北| 赣州| 怒江| 聊城| 汝州| 东方| 灌南| 晋城| 陕西西安| 扬中| 大丰| 许昌| 四川成都| 三亚| 改则| 景德镇| 博尔塔拉| 辽宁沈阳| 龙口| 莱州| 济宁| 临汾| 丹阳| 南平| 上饶| 盐城| 攀枝花| 辽宁沈阳| 新泰| 象山| 湘西| 余姚| 惠州| 基隆| 广饶| 湖州| 广安| 武威| 澳门澳门| 灌云| 果洛| 楚雄| 单县| 乌海| 连云港| 宜昌| 义乌| 扬中| 惠州| 澄迈| 乳山| 如皋| 辽阳| 锡林郭勒| 青海西宁| 曲靖| 三河| 定安| 阳春| 大同| 雄安新区| 湖州| 燕郊| 台湾台湾| 基隆| 芜湖| 丹东| 淄博| 黄山| 楚雄| 杞县| 宿迁| 菏泽| 日照| 屯昌| 四川成都| 仁怀| 长治| 山东青岛| 大兴安岭| 黄冈| 中卫| 朝阳| 铜陵| 任丘| 河南郑州| 眉山| 达州| 遵义| 平凉| 烟台| 日土| 广元| 潍坊| 潮州| 泉州| 桂林| 贺州| 宜昌| 崇左| 乐清| 图木舒克| 龙口| 香港香港| 凉山| 赣州| 莆田| 焦作| 河源| 抚顺| 资阳| 禹州| 丹东| 任丘| 汉中| 绵阳| 滨州| 和田| 金坛| 六盘水| 巢湖| 日照| 安阳| 巴彦淖尔市| 临沧| 海拉尔| 吐鲁番| 浙江杭州| 包头| 惠东| 松原| 曹县| 肥城| 汕尾| 黔东南| 荣成| 乳山| 招远| 龙口| 聊城| 青海西宁| 兴化| 金坛| 扬州| 黑龙江哈尔滨| 大庆| 滨州| 嘉峪关| 桂林| 娄底| 娄底| 海宁| 赤峰| 大连| 邵阳| 兴化| 漯河| 新疆乌鲁木齐| 荆州| 黄山| 博尔塔拉| 顺德| 珠海| 防城港| 克孜勒苏| 济宁| 潍坊| 台州| 巴音郭楞| 邹平| 张家口| 六盘水| 唐山| 资阳| 安吉| 柳州| 黄石| 长治| 长兴| 朔州| 建湖| 阿拉善盟| 昭通| 大庆| 和县| 锦州| 衡阳| 内江| 德州| 楚雄| 保定| 延边| 洛阳| 章丘| 凉山| 黔南| 通化| 中山| 台北| 佛山| 甘南| 长垣| 金昌| 仁寿| 商洛| 日土| 铜仁| 克孜勒苏| 滁州| 潜江| 芜湖| 绵阳| 鹤壁| 荆门| 安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