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strike id="b3t5b"><menuitem id="b3t5b"></menuitem></strike></cite><var id="b3t5b"><strike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strike></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var id="b3t5b"></var>
<var id="b3t5b"></var>
設為首頁查看翻譯:Money can cure hunger, it cannot cure unhappiness. Food can satisfy the appetite, but not the soul. 

原創文學網

 找回密碼
 文友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眾多文學瘋子正在向此處集結,歡迎您的加入?。釔畚膶W的人、尊重文學的人、傳承文學的人)
查看: 283|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中篇小說] 邊城史話/第一回/傅鼐趕苗奪苗業,石宗四聚義反清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31 12:08:0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話說,清王朝在鎮壓了吳八月、石柳鄧和石三保等領導的乾嘉苗民大起義后,在湘西留下清軍兩萬余人,建立地方武裝三萬七千余人,進行了嚴密的軍事統治。時任湘西地區邊防總理傅鼐,則在湘西實行嚴厲的統治:一是以“均田”方式趕苗奪業,在鳳凰、乾州、古丈、保靖、永綏和瀘溪四廳二縣,共收繳苗民叛亂田地三萬五千畝,竟然侵占了湘西全部田地面積三分之一;二是修邊練勇,進行“大小百余戰,殲苗萬計”,燒毀苗寨不下300處,苗族人民死里逃生、忍無可忍。然而,大批滿、漢文武官員又接踵而至,許多漢族商人看見湘西地廣人稀,遍地是財寶,也就隨之大量涌入,掠奪苗族同胞的土地和財物,并以地租和各種高利貸等諸多盤剝方式,逼迫著湘西山區的絕大多數苗族人家賣兒、賣女,仍然難以活命。

杉木坪村,坐落于永綏縣邊城鎮、團結鎮、龍潭鎮、民樂鎮和貓兒鄉交接的高山臺地上,由三角坪、草坪、杉木坪、石板塘、馬槽寨、洞坎寨等六個自然寨組成。層戀迭嶂、峰刺藍天、老樹古藤、陰森蔽日,常年為豺狼野獸出沒之地。它跋居湖南,南毗貴州,西接四川,扼三省咽喉,易守難攻,俗稱“界上”。杉木坪村古時候又叫做十里巖鑼寨,本地人習慣稱作杉木坪村,沿襲下來,杉木坪村就成了現在的正式地名。全村住著九十余戶四百多口人,散居在南北長十余公里、大小二十來個山間小平壩上。寨上人都是苗族,與外界極少交往,絕大多數人不懂漢語;由于歷來受封建統治者的殘酷壓迫,他們對窮兇極惡的漢官、漢兵恨之入骨,稱之為“乍滾”(漢軍),如果發現漢人軍隊進山圍剿,就攜兒帶女,躲進深山里去“叭乍”(躲避兵禍)。

時間到了嘉慶九年,臘月三十。杉木坪寨上絕大多數外出打工的人,都回家來過年。居住在杉木坪寨子上的苗族農民石宗四,乘此機會也趕回了家。這個石宗四,原本是永綏廳八里丁牛寨人,曾經參加過乾嘉苗族大起義石三保的隊伍,起義失敗后便在杉木坪村隱蔽了起來,僥幸躲過了清軍的屠殺。石宗四還有一個戰友叫做石貴銀,是下十里巖羅寨人。在生活逐漸平穩后,為了生計,他們倆相約一同去了貴州芭茅坪、盤石營及花園、茶峒等地給人打小工,因為共同的境遇,使得他倆結識了不少在這一帶打工的苗族青年老少。嘉慶七年十二月,永綏苗民龍六生自稱“天王”,邀約得補寨、抽窩寨等八寨苗民,攻打花園和茶峒,他倆所見所聞,也不禁心血沸騰,并再度相約回鄉去串聯“同叛”。

石宗四這次回來,便利用“大年三十”大家都在家里吃年夜飯之機,秘密串聯了本寨的幾十個苗族青年。正月初一這天,各家各戶習慣于呆在家里不出門,石宗四便把幾十個青年相邀來到自己的家里,借口打平伙(土話:聚餐的意思)歃血為盟,正式提出了“神賜軍械,抗繳械,阻丈田”口號。石宗四組織這幾十名歃血為盟的苗族兄弟,還從自己屋里的后山上,挖出了當年參加乾嘉起義保留下來的六門銅鐵火炮;然后帶領大家砸開寨上屯倉,開糧放倉,公開反對屯田、屯租和驅除本村寨的百戶、把總。再說,石貴銀在八里丁牛寨,得知石宗四首舉了抗屯義旗。他便帶著本村幾十名早就相邀好的、又有同樣志向的本村青年,打著“過年家家戶戶都需要糧食”的口號,也組織起本村群眾反對屯田、屯租,開糧放倉。他們還專門編織了一幅“神賜軍械”的苗族織錦,懸掛在丁牛寨寨門上,以響應石宗四舉起的抗屯反清義旗。

這一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湘西地區邊防總理傅鼐耳中。傅鼐此時正在永綏縣城周邊的,組織開展“丈田、丈土、均田和勒繳民械”活動。得知消息,傅鼐急忙趕回縣城,召集永綏廳同知王廷英、駐扎在縣城的清軍守備石季三、千總龍添生和駐扎在永綏縣上七里的民團守備龍長官等地方官僚開會,合謀對策。經過一番秘密商議,最后決定由上七里民團守備龍長官,先帶著民團鄉勇兩百余人趕往丁牛寨、杉木坪村苗寨駐兵防范,并伺機綏撫詔安。這龍長官則認為:“幾個苗崽造反不足畏懼!但軍令如山,又不得推卸?!北阒缓迷谏掀呃?,僅僅收羅了不足百名鄉勇,一路懶懶散散地首先向丁牛寨開拔而來。石貴銀在丁牛寨得知,上七里民團守備龍長官帶著鄉勇兩百余人,前來綏撫詔安。他知道此人個子高大,卻是空有一副皮囊,既無勇又無謀,故不為所動;一方面積極招呼大家穩住情緒,另方一面則立即派人,去杉木坪村與石宗四取得聯系。倆人相約以山火煙霧為號,分頭組織起兩個大寨共約六百余人,并連夜在通往上七里與丁牛苗寨一帶必經的路邊埋伏,伺機伏擊這股鄉勇。接近晌午時間,龍長官帶著兩百名鄉勇一路走進了起義軍的伏擊圈,眼看山勢險峻,便命令鄉勇們在山腳下一塊比較平坦的地方安營扎寨,準備吃早飯(苗語稱作“攏里莽”)。六百余名起義軍將士,猶如天降,從四周的叢林中和山間道路上沖將過來,將正在安營扎寨的兩百名鄉勇隊伍一下子沖成幾截,守備龍長官及兩百名鄉勇一時猝不及防,陣腳大亂。龍長官被起義軍生擒,余下的鄉勇僅十幾人,倉皇逃回了上七里清軍營地向傅鼐復命去了。

龍長官被生擒后,貪生怕死,為了祈求活命,便向看守的起義軍戰士透露了一個重要消息:“沙科苗寨把總劉老養近日準備崔運糧草七十石,運到永綏縣城交倉?!钡弥讼?,石宗四立即與石貴銀商量,決定由石宗四先率這六百名義軍戰士,前去攻打沙科寨,搶奪起義軍急需的糧草。石貴銀則返回到丁牛寨和杉木坪村,發動兩寨更多的苗族群眾參加起義軍,組織隊伍接應。在沙科寨,石宗四帶領六百名義軍將士,經過一天時間搏殺,全殲了沙科把總劉老養及其四百名鄉勇,順利奪取了起義軍急需的七十石糧食。然而,就在戰斗剛剛結束以后,臨近沙科寨上五里地的洞乍寨苗把總石老納,得知石宗四帶領起義軍攻打沙科寨的消息,急忙帶著駐扎在洞乍寨的一百名清兵趕來支援。狹路相逢,勇者勝。六百名起義軍在石宗四的帶領下,一鼓作氣,一舉又全部殲滅了石老納這股清兵,并順勢攻下了上五里洞乍寨。

(待續)



 
打開微信,點擊 發現 -> 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點贊點贊 拍磚拍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9-8-31 21:15:1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拜讀欣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9-8-31 22:15:37 | 只看該作者
龍長官好一個叛徒,貪生怕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9-9-7 13:05:54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文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
原創文學網招募編輯

QQ|原創文學網 ( 豫ICP備12011738號-2 )

GMT+8, 2019-10-7 12:07 , Processed in 0.72602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創文學網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禹州| 陇南| 慈溪| 乌海| 阜阳| 宁夏银川| 咸阳| 改则| 云南昆明| 百色| 汝州| 石狮| 云南昆明| 仁怀| 广汉| 贵州贵阳| 眉山| 马鞍山| 岳阳| 仙桃| 泰兴| 丹阳| 嘉兴| 普洱| 宿迁| 安庆| 九江| 贺州| 湛江| 贺州| 文山| 诸暨| 台州| 招远| 三明| 湖北武汉| 固原| 澄迈| 五指山| 任丘| 邢台| 安康| 保定| 泰州| 宜昌| 昌吉| 五家渠| 甘南| 天水| 荆州| 鹰潭| 莒县| 赣州| 黄山| 信阳| 浙江杭州| 贵州贵阳| 柳州| 娄底| 博罗| 宜春| 诸城| 黔西南| 邹城| 枣阳| 淮南| 深圳| 巢湖| 宜昌| 黔西南| 白银| 安徽合肥| 牡丹江| 玉林| 甘南| 黔南| 陵水| 正定| 抚州| 揭阳| 乳山| 喀什| 温州| 枣阳| 吴忠| 克拉玛依| 包头| 绵阳| 襄阳| 赣州| 怒江| 鸡西| 燕郊| 汕尾| 定州| 桂林| 孝感| 张家口| 咸宁| 常州| 吉林长春| 赵县| 齐齐哈尔| 迪庆| 茂名| 温岭| 安顺| 贵州贵阳| 开封| 岳阳| 湖北武汉| 黑河| 汕头| 曹县| 库尔勒| 眉山| 包头| 灵宝| 石嘴山| 龙岩| 甘肃兰州| 驻马店| 嘉兴| 潜江| 鸡西| 迪庆| 陕西西安| 神农架| 固原| 任丘| 运城| 松原| 定州| 肥城| 岳阳| 如东| 咸阳| 牡丹江| 山南| 琼海| 铜川| 桐城| 云浮| 永新| 阿拉善盟| 台山| 临夏| 红河| 澳门澳门| 内江| 湛江| 赣州| 大庆| 阳春| 库尔勒| 陇南| 恩施| 阿里| 三门峡| 灌云| 益阳| 宁夏银川| 文山| 泗阳| 德阳| 山南| 滕州| 安岳| 云浮| 本溪| 海安| 海拉尔| 定西| 泉州| 简阳| 唐山| 辽阳| 齐齐哈尔| 定西| 阳泉| 喀什| 深圳| 包头| 乌兰察布| 永州| 文昌| 锦州| 漯河| 文山| 宁波| 涿州| 韶关| 台湾台湾| 雅安| 惠东| 昌吉| 咸宁| 昭通| 新沂| 文山| 鹤岗| 鄢陵| 白城| 昌吉| 武安| 醴陵| 河池| 遵义| 丽水| 梅州| 五家渠| 鄂州| 醴陵| 通化| 来宾| 迪庆| 伊犁| 临汾| 玉林| 宁夏银川| 蚌埠| 来宾| 阿里| 广西南宁| 汕头| 燕郊| 邢台| 张家界| 天水| 临沂| 安吉| 安徽合肥| 江苏苏州| 辽阳| 和田| 池州| 朝阳| 衢州| 牡丹江| 通辽| 海宁| 菏泽| 东方| 云南昆明| 万宁| 白山| 苍南| 燕郊| 库尔勒| 遵义| 浙江杭州| 吕梁| 内江| 香港香港| 汕尾| 无锡| 牡丹江| 秦皇岛| 温州| 偃师| 海宁| 宿州| 乌兰察布| 燕郊| 阿拉尔| 池州| 临汾| 鸡西| 顺德| 灌云| 南安| 云浮| 东阳| 定西| 渭南| 阿拉尔| 九江| 桐城| 济南| 忻州| 红河| 白城| 永新| 达州| 蚌埠| 淮安| 大丰| 韶关| 海东| 衢州| 衡阳| 香港香港| 和田| 南通| 三河| 毕节| 白城| 普洱| 洛阳| 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