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strike id="b3t5b"><menuitem id="b3t5b"></menuitem></strike></cite><var id="b3t5b"><strike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strike></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
<cite id="b3t5b"><video id="b3t5b"><thead id="b3t5b"></thead></video></cite>
<cite id="b3t5b"></cite>
<cite id="b3t5b"></cite>
<var id="b3t5b"></var><var id="b3t5b"></var>
<var id="b3t5b"></var>
設為首頁查看翻譯:You'll never move others, heart to heart, unless your speech comes from your heart. 

原創文學網

 找回密碼
 文友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眾多文學瘋子正在向此處集結,歡迎您的加入?。釔畚膶W的人、尊重文學的人、傳承文學的人)
查看: 220|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護工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31 13:52:4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護工
   一  宋大媽意外
   這是一個秋天的往日,家住黃石某小區的75歲的宋大媽一個人如同往日一樣出門鍛煉,如同往常一樣,宋大媽在廣場當中跳舞打太極拳,一切按部就班的就行但是就在這一切進行很順利的時候宋大媽突然摔到在地半天沒有起來,
李大媽摔倒以后周圍鍛煉的大爺大媽紛紛過來攙扶,原本大家只是認為宋大媽只是輕微摔傷,但是大家發現宋大媽在地上好久起不來不能動,這個時候人們才意識到問題嚴重性,老李立刻打電話給120并且通知了宋大媽的兒女。
很快二十分鐘以后宋大媽進了醫院的急診室很快宋大媽的女兒錢紛紛在一個小時以后趕到醫院,這個時候大媽還在急診室。
“我媽媽怎么摔到的!今天出門的時候好好的,老人就怕摔跤,真急人”錢紛紛在急診室外詢問幾個老人,天氣很熱,錢紛紛的身上滿頭大汗,送宋大媽的幾個老人簡單的告訴女兒大致經過,錢紛紛什么也沒有說,在急診室門外等。
不一會的功夫,醫生出來了,對大廳的人說:“那個是宋大媽的家屬?”這個時候錢紛紛過去說?!拔沂?,我媽媽怎么樣了”
病人胸部和腰部都有骨折需要住院治療與手術,你先辦理住院手續,說完就走了,聽到這個消息錢紛紛十分以外,她先導前臺用微信辦理了住院手續之后,回到急診室外。一個半小時以后宋大媽從急診室出來送人普通病房,醫生對家屬說,病人多處骨折需要住院個把月期間需要家屬陪護。然后離開了,

宋大媽進了普通病房身體虛弱,一個人在床上躺著,錢紛紛和二弟在病房當中伺候母親,錢金山到住院部辦手續,這個時候女兒對二弟說,我們三個人需要安排一下如何照顧媽媽,我回去請一個禮拜的假,其余的你好大哥輪流一個禮拜,如何。
二弟聽到姐姐的話淡淡的點頭,過了不久對姐姐說“我今天回去和我媳婦說一聲今天我有點事,我等會得走,放心過段時間我回過來的?!?br /> 弟弟的語言讓姐姐很氣憤于是對弟弟說“你怎么這個樣子,媽媽一生病讓你照顧一段時間你推三阻四,你如果不愿意,我和大哥兩個人伺候,不用麻煩你,就這個德性,”
聽到姐姐的語氣之后弟弟直截了當的說,
“這是你說的,我可沒有說不管媽媽的意思,既然你不要我管那么我就不管了,”說完扭頭出了病房,錢紛紛看到弟弟的脾氣氣得牙根發癢,過了一會大哥回來了,這個時候老大看到弟弟不見了于是對妹妹說:“老三怎么走了,人呢,”這個時候紛紛淡淡的說,“他不愿意伺候算了這段時間我們兩個人輪流來伺候媽,他那個德性你知道的。不說了?!?br />


二     
   一個人在社會當中,即使再有尊嚴的人一旦生病之后在,所有的問題都是身不由己,宋大媽生病住院以后,在隨后的幾個月當中發生的很多問題讓宋大媽看到這個社會的人心是如此凄涼。
“三床病房家屬在嗎?查房了,”早上五點半值班醫生進來查房,這個時候錢紛紛出去倒尿痛去了,于是宋大媽說“人出去了一會來,”醫生帶旁邊的地方詢問病人,
   不一會錢紛紛來了看到醫生查房連忙過來說道“查房是吧,我媽媽昨天晚上就是血壓有點高其他都還好?!?br />    醫生又簡單的問了幾句走開了,這個時候錢紛紛給母親打了早點伺候母親吃飯,一邊伺候媽一邊對嗎說,“媽晚上讓二哥來,我下午公司有事情,明天過來怎么樣?!?br /> 聽到女兒要走,宋大媽很不舒服,氣呼呼的說“讓他來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哥那脾氣,動不動大聲說話,他來沒有我好日子,讓你三哥來,如果他們都不來就請護工,你們看著辦”
聽到母親的話錢紛紛說“那我先打電話問問,實在不行就請護工,我大后天來”,錢紛紛出去給二哥三弟打電話,但是他們都找理由推脫,都是錢紛紛下午要走,無奈之下錢紛紛在醫院找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照顧母親,護工找好以后,錢紛紛離開了,臨走前錢紛紛給大哥打電話讓他有時間到醫院照顧母親。
但是讓李大媽做夢沒有想到的是,她生命最后半個月里陪伴自己的走過的人,不是自己的兒女是這個護工小萬。他的所有子女每次打電話只是問問,然后各自找各種理由推辭看李大媽,子女的行為讓病重的李大媽失望透頂,漸漸的她和護工小萬,在每天的交流當中產生感情,
小萬是從農村出來打工的,在醫院當中做護工三年了,小萬在醫院做護工口碑不錯,她也親手送走了很多病危老人,在醫院當護工干這個行當久了,生離死別的場景看多了,對待病危的老人小萬很懂得他們的心理。
那天中午李大媽精神不錯在床上和小萬閑聊,李大媽看著小萬麻利的身手,細致的服務態度心里很滿意李大媽問,“大妹子,看你年紀孩子很大了把,你脾氣很好,人老了不中用了,我四個孩子,到頭來還要護工伺候,真是沒什么說的?!?br /> “沒什么,現在的人都這樣,兒女都有自己的生活,人都是有了小的忘了老的,這個醫院當中你這樣的狀態見多了,當下的年輕人沒有幾個孝順的,尤其是你這樣的,沒關系你子女不愿伺候我伺候,我們有緣分,”小萬淡淡的說,然后給大媽削個梨子,小萬對待宋大媽很好,宋大媽也很喜歡,沒有幾天的功夫兩個人相處很融洽。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周三老大給護工打電話問問母親的情況,錢紛紛周五下午來醫院看看母親,當天說自己有事情,說過幾天來,宋大媽原本希望女兒陪自己一晚上,但是錢紛紛急著走,此時宋大媽看留不住,臉上十分失落,一個人在床上沉默不語。
就這樣又過了幾周,有一天游手好閑的老三來了,他一進入病房,讓護工出去,然后關上門對母親直言不諱的說“媽,你都這樣了,你把存折該交出來了吧!您不要到時候人死了錢交給國家了,今天把存折密碼告訴我,”
看到兒子狂妄自大的態度,宋大媽心里很不舒服,她把頭轉過去淡淡的說“存折在家我的衣柜里,密碼我告訴你,你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我的棺材本,你也不問我的病情,”說完宋大媽長嘆一聲,把視線轉向窗外。
老三問完了,假兮兮的給母親倒水然后說了幾句安慰的話,就離開了病房。宋大媽無言以對把頭轉向傳外,看重遠方的天空,內心冰涼到極點。
從那天以后宋大媽的兒女就沒有一個在過來,護工小萬,在病房當中伴隨宋大媽走過人生最后一段時光。
這天是宋大媽在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天,如同往日一樣,小萬伺候宋大媽的飲食起居,早上午飯以后宋大媽休閑一會一會在床上靜靜的思考,自己住院以來自己兒女對自己的行為,現在宋大媽早已看出自己兒女的心思,他們都希望自己早點死然后三兄弟瓜分自己的棺材本,這個時候宋大媽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如何扶養三個兒女的場景,過去的往事一幕幕仿佛發生在昨天,回憶這些往事,宋大媽淚流滿面。
突然之間,宋大媽思考一個問題,自己辛辛苦苦養兒育女有什么意義,當自己生病了自己的兒女沒有一個愿意伺候自己,卻想瓜分自己的錢財,真是人為財死,兄弟本事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
此時此刻宋大媽什么都看明白了,人都是如此,人老了真的不管用了,于是他決定把自己半生的繼續一分錢不給自己的兒女,她很感激護工小萬。
哪天凌晨三點,老人突然發病,李大媽劇烈的咳嗽,儀器顯示李大媽心跳加快,護工小宋發現情況不對立刻叫醫生,當醫生趕來發現情況不樂觀的時候,李大媽僅僅握住護工小萬的手,然后交給護工一張工商銀行存折,用顫抖的語氣對對小萬說“謝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這是你的工作,密碼888,謝謝你,”老人用最后的力氣緊緊握住護工的手,臉上露出無比感激的淚水,老人渾身發抖看重小萬十五分鐘后閉上眼睛。

宋大媽去世半小時以后,宋大媽的兒子女兒才紛紛趕到,當來人的兒女到來時老人已經走了,老大問了保姆大致情況,小宋把老人臨死前給自己的銀行卡還給宋大媽的兒女說“老人過世前給我這個,還告訴我密碼,這個錢我不能要,我這這里做了幾天你們給我工資就行了?!弊o工把銀行卡還給宋大媽的兒子,淡淡的走出病房。





 
打開微信,點擊 發現 -> 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點贊點贊 拍磚拍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9-8-31 13:56:31 | 只看該作者
這應該是小說吧,拜讀欣賞。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9-8-31 17:03:3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微小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發表于 2019-8-31 22:11:44 | 只看該作者
不錯,寫得很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文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
原創文學網招募編輯

QQ|原創文學網 ( 豫ICP備12011738號-2 )

GMT+8, 2019-10-5 08:04 , Processed in 0.5603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創文學網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嘉善| 燕郊| 德清| 东方| 宁波| 宝应县| 乌兰察布| 济南| 珠海| 单县| 榆林| 吉林长春| 岳阳| 吴忠| 泰州| 洛阳| 松原| 廊坊| 普洱| 桂林| 固原| 仁寿| 云南昆明| 南京| 昆山| 北海| 巴中| 涿州| 肥城| 绍兴| 招远| 阿坝| 平潭| 漯河| 红河| 江苏苏州| 清徐| 玉溪| 江苏苏州| 宁波| 嘉善| 濮阳| 韶关| 包头| 吉林| 株洲| 余姚| 潮州| 江门| 塔城| 攀枝花| 漯河| 佛山| 东营| 咸阳| 潍坊| 福建福州| 荆州| 枣阳| 云南昆明| 佛山| 伊犁| 赤峰| 平顶山| 台湾台湾| 株洲| 吕梁| 揭阳| 临沂| 衢州| 沭阳| 甘南| 咸阳| 大同| 陇南| 巴中| 高密| 锡林郭勒| 仁怀| 台北| 呼伦贝尔| 湖州| 南阳| 霍邱| 绥化| 雄安新区| 遵义| 四川成都| 开封| 泗阳| 漳州| 新泰| 喀什| 衡阳| 衢州| 阿拉善盟| 济宁| 阿勒泰| 武威| 江苏苏州| 淮北| 启东| 大庆| 德宏| 红河| 台南| 牡丹江| 包头| 牡丹江| 迁安市| 茂名| 张掖| 雄安新区| 德宏| 陵水| 平潭| 驻马店| 鄂尔多斯| 承德| 广饶| 吉林| 白银| 乌海| 喀什| 汝州| 朔州| 七台河| 莱芜| 汝州| 新疆乌鲁木齐| 恩施| 齐齐哈尔| 醴陵| 和田| 聊城| 天长| 崇左| 定安| 大庆| 吉林| 汉中| 新泰| 钦州| 承德| 台南| 广州| 张掖| 阿拉尔| 公主岭| 赵县| 辽源| 白山| 乌兰察布| 信阳| 巴彦淖尔市| 宜昌| 四平| 宿迁| 吉林长春| 辽宁沈阳| 云浮| 漯河| 承德| 博尔塔拉| 滨州| 七台河| 三门峡| 阳江| 铜仁| 鄢陵| 乌海| 启东| 晋中| 泗洪| 抚州| 塔城| 昆山| 周口| 武安| 河北石家庄| 潍坊| 曲靖| 丹阳| 乐山| 驻马店| 保亭| 灌云| 毕节| 新余| 湘西| 三门峡| 德清| 酒泉| 咸阳| 清远| 嘉兴| 滕州| 铁岭| 随州| 鸡西| 包头| 建湖| 石河子| 三河| 甘肃兰州| 景德镇| 柳州| 杞县| 普洱| 海西| 六盘水| 南京| 鹤岗| 陵水| 哈密| 西双版纳| 宜都| 深圳| 葫芦岛| 孝感| 盐城| 荆门| 安岳| 靖江| 玉林| 儋州| 宜春| 宁夏银川| 临沂| 朝阳| 揭阳| 日喀则| 佳木斯| 通化| 吕梁| 张北| 绵阳| 七台河| 秦皇岛| 瓦房店| 崇左| 黄冈| 余姚| 台中| 百色| 池州| 靖江| 鄢陵| 琼中| 新疆乌鲁木齐| 芜湖| 营口| 南平| 漯河| 张家口| 澄迈| 宁德| 通化| 沧州| 温岭| 黔西南| 湖州| 鹰潭| 天水| 莱州| 汉川| 泸州| 公主岭| 建湖| 贵州贵阳| 昭通| 改则| 商洛| 哈密| 枣阳| 黄南| 永康| 定安| 巢湖| 曲靖| 铜仁| 莆田| 平顶山| 苍南| 温州| 塔城| 宜昌| 清徐| 江门| 芜湖| 固原| 江西南昌| 肇庆| 金华| 垦利| 信阳| 临猗| 云南昆明| 山西太原| 邯郸|